510dd

510dd地址_510dd网址_510dd-com首页

点 进 高 清 猛 X 少 妇

点 进 高 清 猛 X 少 妇

点 进 高 清 猛 X 少 妇

点 进 高 清 猛 X 少 妇

点 进 高 清 猛 X 少 妇

点 进 高 清 猛 X 少 妇

点 进 高 清 猛 X 少 妇

点 进 高 清 猛 X 少 妇

点 进 高 清 猛 X 少 妇

点 进 高 清 猛 X 少 妇

点 进 高 清 猛 X 少 妇

点 进 高 清 猛 X 少 妇

点 进 高 清 猛 X 少 妇

海面搜寻不到你的倩影,
天空收听不到你的声音。
风,在四处寻找,
追踪你留下的斑斑足迹。

足迹,千山鸟飞绝,
万径人踪灭。
我的红帆船,
你漂泊去了哪里?

千万不要折断了希望的桅杆,
扯破了鼓劲的风帆。
我相思的红帆船,
万万不能丢落了回还的双桨。

要记住你心灵的灯塔我的双眼,
你怎能在烟雾浩渺里迷航;
不要丢弃我的灵魂你的家园,
习惯等待的渡口,已无奈地翻过去一页页黑色的困惑。

等待,望尽千帆作幻影,
似曾相识燕归来。
等待,黄鹤一去不复返,
空余江岸守望人。

一刻,一分,一秒……
一日三秋。
一天,一月,一年……
度日如年。

亲爱的,你好吗?
山,在守望;
亲爱的,你快乐吗?
水,在流浪……

哪里是你奔驰的故乡?
谁,折断了飞翔的翅膀,
只能在辽阔大地上漫游,
把你深情地遥望。

路过人间文/510dd地址_510dd网址_510dd-com首页星语心愿一从湖里打捞些干净词汇捻起夜的柔软用美丽串成光环贿赂黎明在明月瞌睡的耳朵旁抱着温热的童话甜甜的絮叨
幸福咬紧牙关欲念冲出一条水路大坝上的栅栏绑了又绑用云霞织就的婚纱或许因为崇尚完美反而耽搁了迎娶的良辰斜阳最终倒在前进的方向无数双手摊开内心的渴望还有许多坚持摇摇欲坠
二秋将情意尽情挥洒任时间熬煮510dd地址_510dd网址_510dd-com首页生命在颠簸中沿着诗歌起舞追逐匍匐
流年在默读中无数次感叹笑中盈泪的枝头给轮回找到完美出口那里没有世俗争斗那里没有谎言令一切罪恶脱胎换骨
人间不过是灵魂的炼炉幸好我的脆弱有你最在乎(一)一日心期
510dd地址_510dd网址_510dd-com首页
雁书蝶梦皆成杳。月户云窗人悄悄。记得画楼东。归骢系月中。醒来灯未灭。心事和谁说。只有旧罗裳。偷沾泪两行。

已是年末隆冬时分,朔风疾过,寒气慑人,因着大雪刚过,紫禁城里皆已是晶白的茫茫一片雪海。各处宫殿宅子均笼着一层白,510dd地址_510dd网址_510dd-com首页整着一片银装素裹粉雕玉砌的模样。因为临着年关,府里的人早已在回廊上挂起了锦织缎面大红宫灯,只见白茫茫的一片里间或嵌着几抹嫣红,一色迤逦排去。纳兰宅子里正是茫茫一片盛冬之镜。北方的地儿,本就偏冷,立了冬,那天就更是一日日地冷了下去,待到下了几场雪,那府里的湖、院里的山便给那雪铺的严严密密。

天还蒙蒙亮着,主屋里早亮着烛火,510dd地址_510dd网址_510dd-com首页只听得房里絮絮叨叨地传出几声焦灼的言语:“夫人,这天都这么亮了,你怎不早些叫我?皇上素来最重时辰,这要误了朝会,指不定又是一场祸害……”那声音显是焦灼,声线里微微带着急促,隐隐又传来压低了的女声:“我这不是瞧你好睡,想着临些再叫你,怎料得我也恍惚睡了过去,这才过了头了……”明珠这年正好奉着内务府总管的职差,从侍卫到今天的位置,凭的也是自己多年来的老成稳妥,自从顺治帝崩后,皇帝八岁践祚,康熙八年在孝庄太皇太后的扶持下一举擒获鳌拜一党亲政以来,大举调换内阁大臣。朝堂上的诡谲幻化,他自是再清楚不过,稍有不慎,行差踏错一步,便可以是牵连九族的大罪。这明里暗里的,打的就是埋伏。天甚冷,屋子外边正候着三五个伺候的人,明珠府里的管家安尚仁立在前头,时不时地引颈朝屋里看,也是一片忧愁神色。只因这天上半夜才下的新雪松松散散,棉絮一般的雪霰子铺了一地,路上极是难走,他在这还算方寸之地的院子里转着已是感觉脚程极缓,这一路去到乾清门,不知又是多少磕绊。明珠素日里总提心着早起些时候,万事都是有条不絮,今日虽说迟了,却也算不得太迟,并非有心责难爱妻,到底也一句:“罢了,待路上叫他们加紧脚程就是。”

屋里觉罗氏正急急地给明珠拾缀行头,穿好了补服又递了朝珠过去,再回过头去往屋外唤了一声:“春锦。”屋外早有人候着,待听到叫唤声,安尚仁也是风急火燎的打发着春锦进去:“太太叫着呢,快去。”春锦立即会意,端了洗漱物什过去,碧云也端了痰盂尾随其后。春锦的紅填漆大盘里放着焐热的巾帕,还有一定装着青盐水的官窑青花白瓷茶盏,正袅袅地升腾着热气。因在屋外侯得久了,脸上已是一片潮红冰冻,待进了屋,屋里极暖,春锦叫那热气扑得脸上一个激灵。案几上正熏着安息香,那摆着的镂空雕花鎏金青铜兽熏炉,正袅袅地向外飘着屡屡白烟,透过那镂空的口子升起,510dd地址_510dd网址_510dd-com首页再四散开去。春锦双手奉着红盘,快步走了过去。觉罗氏捧起那半暖不热的茶盏递了过去,口中说着:“老爷,漱漱口。”明珠接过了那瓷盏,觉罗氏正待转头要去拿痰盂,却教明珠扯住了袖口,心下一个诧异,不觉“呀”了一声,却见明珠已是绕过她急急漱了口将水吐在碧云端上来的痰盂里。拿起巾帕急快地抹了脸,再将巾帕放回大木盘子里。春锦与碧云端了物什退了出去。待洗漱完毕,方唤了安尚仁,安尚仁已然会意,撩了长袍下摆就进了屋,510dd地址_510dd网址_510dd-com首页一见到明珠,哈了一下腰方道:“老爷,轿子已经在院子里候着呢。”明珠提了暖帽,顺势理了理帽纬,戴上了暖帽方才携同安尚仁出来。

觉罗氏本欲随着出来,但随在明珠后边却叫明珠阻止了:“在屋里呆着吧,外边天冷。”她心里一暖,他到底心疼她,便也不再随着,到了屋门口叮嘱安尚仁:“叫抬轿的人都仔细路上,赶时辰也都得仔细着安全。”安尚仁知道她是担心明珠,只道:“太太放心。”这天极是寒冷,寒气迎面扑来,明珠刚抬起脚步却直叫冷气往衣襟里钻去,冷得他瑟缩了一下。觉罗氏已是取了暗黑团福斗篷来,510dd地址_510dd网址_510dd-com首页只道:“备着吧。看这天,怕是要下雪。”明珠抬头看了看天色,那天却不过是刚交了卯时,天壁透着几屡亮光,却还是乌沉沉地压着,想是到了日中定有大雪,又吩咐安尚仁叫了几个人取了伞来带着。觉罗氏进了暖阁里去,510dd地址_510dd网址_510dd-com首页安尚仁打着灯笼正待引明珠往院子里走,却见回廊上急急跑过来一人,正是随侍在明珠之子纳兰容若身边的哈哈珠子小四儿。他急急而来,也顾不得规矩,只嚷着:“老爷,太太……”安尚仁训斥道:“大清早的这样嚷嚷,成何体统?”小四儿却也是顾不得许多,只道:“回禀老爷,少爷这会儿发了寒疾,已经盖了两床棉被子也不顶用……”510dd地址_510dd网址_510dd-com首页话犹未落,觉罗氏已披了斗篷从暖阁里急急出来,脸色难掩焦虑伤痛,明珠却也是一片焦急神色,却叫觉罗氏催促着去上朝,看她带着小四儿穿过长廊往容若那里去。明珠看着觉罗氏的背影也只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便朝院子里去了。卯正时刻,天虽有亮光但仍是阴沉沉的一片天幕挂在云壁上。匆匆至宫门口,已是绵绵而去十几顶官轿停着。辰初时分,更鼓刚过,乾清门早有各部元大臣于黎明时分进至中左门等候,510dd地址_510dd网址_510dd-com首页待侍卫传旨宣入后,各大臣按序进至乾清门左右丹陛下,此时年仅二九身着明黄色十二章纹朝服的康熙皇帝在一群御前掌事的太监的簇拥下升座,记注官走上西阶至西柱下面东而立;翰林、科道官立于阶下面西而立。奏事关员跪在东侧,面向西。


此时是康熙十年十一月冬。


皇帝冬十月辛巳,驻跸爱新。召宁古塔将军巴海,谕以新附瓦尔喀、虎尔哈宜善抚之。己丑,上回跸盛京,再赐老人金。辛卯,谒福陵、昭陵。命文武官较射。命来朝外藩较射。壬辰,上奉太皇太后、皇太后回銮。  十一月庚戌,方才还京。自皇帝践祚十年以来,历精图治,勤于政务,亲躬不辍。每五日为期在乾清门听政,各大臣深谙皇帝脾性,已然做好十全准备。御门里极静,康熙坐于金銮座上,昏黯里只显着皇帝年轻的面庞,刚毅中透着英气。待到皇帝开了金口,只听得声线朗朗温儒的一句:“各大臣可有事奏?”,索额图方上前一步,打了个千,启唇道:“启奏皇上,因着近期连日大雪,城北受灾严重,收成无几,又临着年关税收之期,特请奏皇上降税,以示恩泽。”皇帝位于金銮座上,顺着丹陛望去,只见两旁十几位大臣均垂首侍立,期期然以侯圣谕。略微沉吟,方道:“准奏。”又提了一句:“若灾情严重,令地方州官开仓济民。”索额图只“喳”了一声退了回去。待索额图退了回去,司礼监方出列道:“启奏皇上,冬十月乙未,靖南 王耿精忠疏报臺湾偽总兵柯乔栋率偽官五百四十九员、船十一隻投诚。 ”康熙素来内敛,只道了一声“好”,司礼监方又道:“另壬午日,平南王尚可喜以疾疏请其子尚之信回粤暂管军务。”


皇帝此时听了,也不言语,只一双沉寂如深潭的眸子若有所思地望着众大臣,最后方道:“你等以为如何?”本因万岁十月里离了京都,各地递上来的折子由通政使司汇总,司礼监呈报皇帝,自有内阁处理,各御史分管各部,众人均已作万全准备,只待报了口奏等皇帝的裁决,却不料皇帝却是抛了问题回来,明珠在丹陛下站着,却一门心思在儿子容若那里,只零星地听着各大臣阐义见解,他偶尔提些言语,却也是始终保持中立。待散了朝会,年轻的皇帝在几个小太监的簇拥下去了慈宁宫太皇太后那里定省,各大臣在月台上互相致别也是各自散去。明珠从御门里出来是申正时分。到府里已是日果然下起了雪。

返回顶部